指南针资讯网 汇聚海量国内、国际热点新闻

朝鲜半岛推动签署终战宣言 为何韩国须问中国意见?

2021-12-03已围观 来源:互联网编辑:指南针资讯网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

同韩国国家安保室长徐薰举行磋商

12月2日,韩国青瓦台国家安保室长徐薰访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天津同徐薰举行磋商。

杨洁篪表示,2022年是两国建交30周年,中方愿同韩方打造更加成熟、稳健的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方在区域合作、多边框架和全球问题上要加强沟通协调,共同推动构建更加公正合理的全球治理体系。

而韩联社当天报道,双方讨论内容或涉及当前外界高度关注的朝鲜半岛“终战宣言”议题。韩联社称,徐薰向杨洁篪介绍韩国和美国在终战宣言议题方面取得的进展,并呼吁中方积极引导朝鲜重回谈判桌之上。

据韩媒报道,徐薰表示,朝鲜半岛以及整个区域的和平稳定至关重要,中韩两国的沟通和合作也较以往任何时候更加重要,期待两国今后能为稳定朝鲜半岛局势以及推动朝鲜半岛和平进程取得进展并加深合作。

自1953年《朝鲜停战协定》达成后,朝鲜战争在事实上已经结束了68年,然而在理论和法理上,朝韩双方只是休战,战争并未正式结束。一旦一方对另一方发动攻击,实际上不存在任何政治障碍,因为既然处于持续的战争状态,也就不构成一个主权国家对另一个主权国家的侵略。

而这种休战状态对朝韩关系的影响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如果朝韩关系缓和,则基本无实质影响;但一旦双方关系恶化,则又会带来切实的战争威胁,导致朝韩之间长期陷入严重的猜疑链。

这也是为什么文在寅自上台以来,频频呼吁各方签署朝鲜半岛终战宣言。2021年9月,文在寅在联大会议上再次提议由美韩朝三方,或由美韩朝中四方发表终战宣言,正式结束朝鲜战争。外界注意到,这已经是文在寅自2018年以来第四次发出该倡议。

然而,严格意义上,韩国并不是《朝鲜停战协定》的签字国,因此法理上真正有资格签署终战宣言的是中朝和由美国代表的所谓“联合国军”。当然,就事实而言,韩国作为朝鲜战争的直接当事方之一,参与宣布结束战争,只要中美朝三方不反对,也没问题。但文在寅抛出没有中国的三方终战宣言作为倡议之一,有意试探绕过中国,则是毫无意义的小动作,因为终战宣言可以没有韩国,却不能没有中国。

对此,11月22日,中国驻韩国大使邢海明在接受韩国YTN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中方对各方签署终战宣言持开放态度。但邢海明也指出,中方是半岛事务重要一方和《朝鲜停战协定》缔约方,有关方面在推进半岛和谈、发表终战宣言等事宜上应该同中方保持沟通协商。

12月1日,中方朝鲜半岛事务特别代表刘晓明与韩国外交部和平交涉本部长鲁圭悳举行视频会晤,刘晓明再次指出,中方作为半岛事务重要一方和《朝鲜停战协定》缔约方,愿就推进半岛和谈、发表终战宣言等事宜同有关方保持沟通,发挥建设性作用。

而此次韩国青瓦台国家安保室长徐薰访华,韩方媒体报称“与终战宣言不无关系”,反映出韩方也有意积极回应中方关切。但值得注意的是,韩联社11月29日和30日,以及12月2日就徐薰访华连续三次宣称“期待中方引导朝鲜”,似乎也有意将签署终战宣言的责任与中方相挂钩,依然在进行某种毫无意义的小动作。

但事实上,当前终战宣言的最大障碍来自于以下两点:一是朝鲜核问题,二是韩国境内的美军问题。这两个问题本质上就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那就是美国在朝鲜半岛的侵略性姿态。

对于朝鲜而言,至少理论上拥核的原因在于美韩一直与朝鲜为敌,美军甚至一度在半岛部署核武器,在这种不对称的军事压力下,朝鲜“被迫拥核自卫”。终战宣言不可能与朝鲜合法拥核共存,但朝鲜又会在多大程度上为了这么一个政治性的宣言而放弃核武备,外界不得而知。

另一方面,对于美国而言,驻韩美军构成其东北亚抵近军事部署的重要一环,理论上用于防备朝鲜武力威胁,但其实际目的同时也包含遏制中俄两国。美国又会在多大程度上为了这么一个政治性的宣言而放弃构筑多年的战略军事部署,尤其在当前美国的战略重心不断向印太一带转移之际,外界更加不得而知。

但外界知道的是,一个终战宣言,各方各有各的考量,但除非中美关系发生某种大的变化,除非韩国真正意识到中国对于朝鲜半岛的破局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而停止那些毫无意义的小动作,否则终战宣言只能作为文在寅,乃至是其更多继任者离开青瓦台时所带的遗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