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南针资讯网 汇聚海量国内、国际热点新闻

贾荣勤:最美的百灵(小小说)

2021-08-01已围观 来源:互联网编辑:指南针资讯网

时至隆冬,北风呼啸,大雪纷飞。三八线附近,志愿军某战地医院内,护士白玲忙的脚不着地。她是安庆人,受当地民风熏陶,自幼爱唱几句黄梅戏,看到哪位伤员情绪低落,就抽空为他唱几句,深受伤员喜爱。

这天,白玲正要为一名被炸断腿的伤员护理,空袭警报响了起来。她急忙把伤员背了起来,蹒跚着向病房外挪去。敌机的汽油弹呼啸着落下,爆炸的气浪把她俩推倒,伤员压在在她身上,战地医院陷入一片火海。

等白玲醒来时,发现自己头上被绷带缠的跟粽子一样,她知道她的脸毁容了。她不禁想起了那个他,任义。半年前,来自吕剧之乡的尖刀班班长任义头部被弹片击中,被送来了医院。护理过程中,两人熟络起来,她教他唱黄梅戏,他教她唱几句吕戏唱腔,一来二去,两人暗生情愫。任义重回战场前,站在白玲跟前,脸涨得通红,说道:“我想……让你……永远做我的百灵鸟!”白玲一愣,红着脸说:“我答应你,等打完仗,做你的百灵鸟,但是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想到这里,白玲不由一声叹息。就在这时,隔壁传来一声声痛苦地呻吟声。她听出,这居然是任义在呻吟。从“咔嚓咔嚓”的声音,她知道他又受伤了,在做手术。任义的呻吟声伴着“咔嚓”声,不断冲击着白玲的耳鼓。她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她突然想到:任义听到她在隔壁哭泣,肯定会担心,于是马上停止了哭泣。

隔壁的呻吟声也停了,只有那“咔嚓”声撕扯着她的心。过了许久,一双柔软的手,轻拍着白玲说:“小白,转运伤员的担架队来了,你跟着回后方吧!”

白玲依依不舍和护士长告别,跟着担架队回到后方,辗转回到了国内。伤养好后被送到了位于黄海之滨的青岛某部队疗养院。她终日闷闷不乐,既为自己狰狞的脸伤心,更为任义担心。从战场回来一年了,心中对任义充满了思念,又怕看到任义拒绝她的那一幕,始终不敢打听任义的下落。

这天,工作人员通知,说一位全国著名的战斗英雄来疗养,疗养院组织全体人员在操场听他做报告。

英雄坐在轮椅上,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开始讲述一年前那场艰苦卓绝的战斗过程:“那时,我们团趁着夜色,刚夺下203高地,美军就在大炮的掩护下,疯狂反扑。经过数次拉锯,我方战斗减员严重,师部命令先撤出高地,利用大雪天气在高地下潜伏,待美军进攻时和我方正面部队夹击。撤到潜伏地点,发现各连损失惨重,我所在的连只剩下四个人。我们搜集许多树枝盖在身上,趴在积雪中。待天色微明,部队已经被大雪覆盖起来。我们强忍着饥渴,顽强对抗着极寒天气,等啊,等啊,直到夜幕降临美军也没有动静。夜色中,美军隔几分钟就发射曳光弹照亮夜空,机枪向着战场空隙处胡乱扫射。只听“啊!”的一声,接着一股血腥味传来,我知道挨着我的战友中枪了。虽然他慢慢用左手使劲抓住伤口,血还是不停向外流。想到可以用棉絮止血,我伸手把我的棉裤撕破,使劲撕下一块递过去,再撕下一块递过去。伤口的血终于止住了,我棉裤里的棉絮也基本撕光了。我感觉我的腿越来越冷,抖个不停。再后来,不冷了,腿越来越痒。黎明终于到来,美军出动了。我端起冲锋枪,就要起身,可是下身一动不动,我这才知道我的双腿被冻死了。我无法站起,就趴在地上向敌人射击,直到把子弹打完。被伏击打懵的美军很快溃散了,203高地重新回到我军手中。后来我被送到战地医院,把完全冻坏的两条腿做了截肢手术。”

展开全文

白玲忍不住哭出了声,随即被雷鸣般的掌声淹没了。有个女护理人员大喊道:“我喜欢你,我可以嫁给你吗?”

英雄一愣,随即笑着说:“我不能娶你,待我配上假肢以后就去找我的百灵。如果她不嫌弃我残疾,我就娶她!”

白玲再也抑制不住,嚎啕大哭。英雄听到哭声,感觉有点耳熟,但是看长相又不认识。突然回忆起自己截肢时,白玲在隔壁的哭声,也是这样肝肠寸断,断定这就是白玲,大声问道:“你就是我要找的百灵吧?”

此后,一位面部严重烧伤的女孩,每天面带笑容用轮椅推着一位没有双腿的英俊男人,徜徉在疗养院的房前屋后,两人时而对唱黄梅戏,时而轻吟几句吕剧唱腔。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任义的假肢装好了,两人结婚的事排上了日程。随着婚礼日期的临近,她发现任义心不在焉起来,心里不禁泛起了狐疑。终于有一天,白玲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看不上我,移情别恋了?如果是这样,我不拦你!”

任义赶紧解释道:“我……我是怕连累你!”

他看了一眼白玲,慢慢说道:“当我们连从203高地撤下来潜伏时,只剩下四个人。我们约定不管谁活着回来,要赡养阵亡战友的父母。直到前几天,我才打听到那三位战友长眠在异国土地上了,我决心赡养三位战友的父母,又担心负担重,连累了你!”

一个月后,疗养院里喜气洋洋,任义和白玲的婚礼即将进行。任义牵着白玲的手,来到四男四女八位老人面前说道:“爹,娘,在信里都介绍过了,这就是我的白玲,你们的儿媳妇!”白玲迎着八位爹娘的目光,略显羞涩地问道“爹,娘,我的脸被烧伤了,你们同意我做您的儿媳妇吗?”

众人异口同声说道:“我们愿意,你是最美的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