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南针资讯网 汇聚海量国内、国际热点新闻

追言情不如赏古画:国宝《洛神赋图》背后的千古“姐弟恋”

2021-07-21 19:04:07已围观 来源:互联网编辑:指南针资讯网

什么甜宠虐恋霸道总裁仙侠修真,跟曹操三儿子曹植的恋爱经历比起来,可都是小巫见大巫了!

——没错!就是那个写出我们熟悉的《七步诗》的曹植。

除了《七步诗》,他还有很多作品呦!尤其是诗歌和散文,在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可以说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文豪!在两晋南北朝时期,甚至被推崇为文章典范。

再加上老爹光环加持,这么一位才高八斗的翩翩贵公子,谈个恋爱不就是才子佳人吗?

错!在流传最广的曹植恋爱史中,他恋爱的对象是……兄长曹丕的夫人!

——没错!就是逼迫他在七步内作诗的那个曹丕。

嗯,我仿佛嗅到了禁忌虐恋和黑幕的味道。

有什么比这一场流传千古的姐弟恋更让人动容的呢?

这一切背后的故事,都隐藏在现藏故宫的国宝——顾恺之的《洛神赋图》之中。

东晋 顾恺之《洛神赋图》故宫博物馆

三国时期的美女,除了二乔,还有甄氏。

根据《文昭甄皇后传》载,这位甄氏祖上为孔家的亲家,族中历代为官。甄氏本人则嫁给了袁绍的次子袁熙

是的,史料记载中,她只有姓氏留下,被称为“甄氏”或者“甄皇后”。因为曹植的名作《洛神赋》,她才被后世安上了神话中洛神(洛水女神宓妃,上古神话中伏羲的女儿)的名字“宓”(fú)。

《洛神赋》是曹植在甄氏死后次年写作的文章,有资料显示,当时的名字是《感鄄赋》。“鄄”(juàn)字与“甄”字在现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字,然而在当时,它们不但书写相近,发音更是完全相同(都读juàn)。

因此,后世有人认为曹植写《感鄄赋》是指代嫂嫂甄氏。唐代大学者李善为《昭明文选》作注解说,后来甄氏之子登基后,才将《感鄄赋》改名为《洛神赋》。

关于《洛神赋》和它背后的故事,历代都有很多矛盾和争议。

其中一个版本的故事,是这么说的——

传说中的偶遇

相传,在官渡之战期间,曹植途经洛河边的神祠,偶遇袁熙的妻子甄宓。他可怜甄宓躲在神祠中瑟瑟发抖,便将自己的白马送给了甄宓,帮助她逃回邺城的家。甄宓也对他感恩不已,用自己的玉佩回赠。

这一年,曹植8岁,甄宓17岁。

《洛神赋图》中,三十岁的曹植也在洛水边遇到了洛神。

第一部分:初遇

古画要从右边看起,你懂的:

▲画面起始,是一幅悠闲的“饮马图”。细节很是有趣:

曹植的手下们正在水旁的丘陵后面放马。最下方的白马很是乖巧,听话地被人牵着走,一边低头啃着芝草。

它身边的棕马,仿佛被画面之外的什么东西吸引了注意,扭脖驻足。只这一个细节,画家便巧妙地将画中的意境延伸到画外。

最上面的白马最是有趣,挣脱了缰绳,正在撒欢打滚,四蹄朝天。身边的马僮气得双手叉腰,右脚的动作仿佛正要抬脚跺下去,脸上却带着笑意,仿佛在说:“你这二货!拿你有甚办法!”

这一个小小的起始画面,展示了故事发生的场景,顾恺之用极为精细的笔触,将人物,甚至几只马匹的形态和个性都表达得淋漓尽致。

画卷向左徐徐展开,故事就此娓娓道来。

第一部分:人生若只如初见

这一天的黄昏,曹植携众路过洛水,在此休憩。仆从们将马牵去喂,曹植则带着众人漫步到洛水边。

他无意间一抬头,便看见了一幅奇异的景象:一个绝妙佳人,正站在洛水之上,凌波微步,踏浪而来。

没错,《天龙八部》中段誉的武功“凌波微步”就是出自于这里。嗯,其实是形容仙女姐姐的。

凌波微步

▲这位仙女姐姐,云髻高耸,衣带飘逸。深衣下端迎风飞舞的飘带,正是魏晋时期的传统服饰杂裾(jū)垂髾(shāo)服的典型特色。

她腼腆地侧身回看,飘带映着水波,仙气十足。手中拿的似乎是一柄羽扇或者尘尾,更增添了高雅不凡之感。

▲曹植一众人等见到洛神,个个瞠目结舌,目光呆滞地盯着面前的绝世仙女。曹植双手分开,将仆从们齐齐拦在身后,仿佛是在无声地下令:“站住,谁也不准上前。”这一瞬间的细节,将曹植见到洛神时的惊喜和心动表现得很是生动。

魏晋时期的文人士大夫们,衣着最讲究要穿得“脱俗”,要洒脱、超凡、有仙气,还要优雅和飘逸。因此宽宽的下摆、长长的衣带,还有特别大的袖子就流行起来。曹植和随从的衣着就是典型的“宽衣博带”。

除了曹植头戴诸侯王公才能戴的“远游冠”之外,其余仆从都带着电视剧中常见的漆纱笼冠。这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主要冠饰,男女文武都可以戴。

甄氏二嫁曹丕

曹植与甄宓相遇后不久,袁绍在官渡之战中败给了曹操。曹丕率先进入邺城的袁府,俘虏了袁熙的家人。

据说,甄宓当时为了保命,穿的是普通仆从的衣服,但依然气质超卓。曹丕见到这个女子,伸手将她挡住脸的头发拨开,立时被惊艳到,一见钟情,将她纳为己有。

后来,在曹操的许可下,曹丕将甄氏娶为妻子。

就这样,这个让曹植情窦初开的“仙女姐姐”,成了他的嫂子。

图源网络

随着相处渐久,曹植对她日益情深。

在曹植眼中,甄宓真真就是仙子一般的人物。

他在《洛神赋》中是这样描述女神美貌的: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中,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不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瓌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于是忽焉纵体,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荫桂旗。攘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之玄芝。”

太长不看,我知道。还是看图说话吧——

下面请看东晋“夸夸图”

第二部分:东晋夸夸图

画卷中的细节场景繁多,以至于我初看时很是迷茫:怎么画上啥都有?

然而当我再细读一遍曹植的原作《洛神赋》,一点点的按图索骥,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全是在夸她啊!

曹植用了太多的笔墨描述女神美貌,形容词之丰富,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

我几乎可以想象:如此极致的形容,让顾恺之也不知道画成什么形象才能符合描述中的神女之貌。于是他决定,将这些用于赞美的比喻之词尽可能地具象化在图中。也是很努力了。(_)

比如: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翩然若惊飞的鸿雁,婉约若游动的蛟龙。▼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荣曜秋菊,华茂春松”:容光焕发如秋日下的菊花,体态丰茂如春风中的青松。▼

荣曜秋菊,华茂春松

▼“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远望她,明洁如朝霞中升起的旭日。▼

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

▼“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近看她,鲜丽如绿波间绽开的新荷。▼

▼“左倚采旄,右荫桂旗”:她左面倚着彩旄(máo),右面有桂旗庇荫。▼

左倚采旄,右荫桂旗。

▼“攘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之玄芝”:她在河滩上伸出素手,采撷水流边的黑色芝草。▼

攘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之玄芝。

按图索骥,你还能发现更多。

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被曹植说成了仙人之姿,又被画家顾恺之在图中倾力绘就。

让我们来看看,建安二十一年发生了什么。

这一年,曹操和曹丕率军东征。

关键是:只有曹植留守邺城。

曹操出征带走了家眷卞夫人,曹丕没带夫人,却带了甄宓所生的一双儿女。

于是,甄宓也同样留在了邺城。

我们无从揣测这期间一切事情的细节,然而曹家的这一次远征,无疑为曹植和甄宓的感情升温创造了最佳条件——几乎所有的障碍都暂时消失了。

网图侵删

以致于,曹植在留守时,因为“玩忽职守”,导致对太医令等人策划的叛乱毫无察觉。

而根据《魏略》记载,大军回归时,卞夫人见到甄宓,发现她不但没有因为思念丈夫和子女而憔悴,反而是容光焕发,“颜色更盛”。

她到底在高兴些什么呢?

起码在故事中,是因为爱情。

据说曹植与甄宓二人在这期间情根深种,感情如火如荼。正因如此,曹植才会玩忽职守,甄宓才会颜色更盛。

画中情绪的高潮,是以“群神嗨皮”的一幕来表现的

第三部分:群神嗨皮

▼“众神纷至杂沓,呼朋引类,有的戏嬉于清澈的水流,有的飞翔于神异的小渚,有的在采集明珠,有的在俯拾翠鸟的羽毛。洛神身旁跟着娥皇、女英南湘二妃,她手挽汉水之神,为瓠瓜星的无偶而叹息……(@#¥@#¥@此处省略一百字)令我看了茶饭不思。”▼

众神纷至杂沓,呼朋引类

众神嗨皮的场景明明不是在描写男女主角的交流,却奇异地营造了轻松愉悦、心弦颤动的爱情气氛,让观者都被他们的情绪感染。

在众神的不远处,曹植与甄宓深情款款,脉脉相望,一坐一立。然而细看洛神的姿态,却是充满愁绪,欲走还留,似乎正欲乘风归去,又忍不住频频回首,满是眷恋。

▼这一幕似乎预示着,即使用情再深,也无法抹掉他们“悬殊”的身份。▼

脉脉相望

一派明快的氛围中,哀愁渐渐涌现。

二人的遥遥相望、寄情苦恋,仿佛感动了天地。

继续向左看,画卷进入了下一个场景:

风神屏翳收敛了晚风,水神川后止息了波涛,冯夷击响了神鼓,女娲也张口唱出清泠的歌声。

神之挽歌:“屏翳收风,川后静波。冯夷鸣鼓,女娲清歌。”

屏翳收风,川后静波。冯夷鸣鼓,女娲清

屏翳(yì):出自《山海经·海外东经》的风神,也有书籍记载他为云神、雨神。▼

屏翳收风

川后冯夷都是神话中的河神。▼

川后静波

冯夷鸣鼓

解读到这里,感觉很是纳闷。

按理说,四位神仙应该是各司其职,为什么会有两位河神呢?而且“川后静波”很合理,干的是河神该干的事儿。“冯夷鸣鼓”就有点令人不解了,安排河神来打鼓是怎么个意思?有什么典故吗?

再一查才发现,纳闷的不光是我。像我一样读到《洛神赋》中这一句的其他人也认为,这两位在曹植的时代应该是不同“工种”的神,或许在历史的长河中被渐渐误传了。

女娲唱歌,就不多说了。▼

女娲清歌

风声、水声俱歇,空冥中隐约传来神明的歌声和鼓声。

鸾鸟落到洛神的身边,就要引她回归天庭。她目光微垂,面对曹植却忧伤地没有抬头看他。

曹植的左手被随从搀扶着,站在落水边,无奈地凝望着眼前的佳人。伸出的右手似乎想要向前触碰而终不可得,半举着,似乎在诉说无限的惆怅。▼

人神殊途,含恨离别

无论怎么努力,人神终是殊途。终于到了离别之时。这是整幅画的高潮。画家大力描绘洛神的离去,场面宏大,阵容热闹非凡。

▼文鱼腾飞,护卫着洛神的车驾。车驾由六条龙共同驾驭,齐头并进。鲸鲵在车驾两旁腾跃出水面,水禽绕着车驾翱翔护卫。众神随着洛神的车驾一齐离去。▼

神兽云车

放大细看,云水在这一幕融合在一起,激荡的云团和浪花将场面烘托得热闹异常、如醉如痴。

洛神转过脖颈,目中含泪,回首相望,口中喃喃自语:“哀念欢乐的相会就此永绝,如今一别身处两地,不曾以柔情来表达爱慕之心,只能赠以明珰作为永久纪念。自己虽然身处太阴,却时时怀念着王。”

说罢,洛神、云车和众神都忽然消失不见,仿佛突然隐去了光彩。随着神使而来的乐音也热闹不再,一切突然回归寂静。

只剩空冥。

画中人神殊途,历史故事中的曹植和甄宓又如何呢?

建安二十一年的这一次“玩忽职守”,直接导致曹植在夺嫡之争中的失利。很快,在曹丕和司马懿等人的计谋下,曹植彻底失去了继位的可能。

建安二十五年正月,曹操去世。曹丕继位,成为新一代魏王。曹家“挟天子以令诸侯”那么久,曹丕早就憋不住了。同年十二月,受汉献帝禅让登基,称魏文帝

而他的妻子甄宓却并不是皇后。

甄宓不但没有成为皇后,反而彻底失宠。黄初二年,被曹丕赐死。死时“被发覆面,以糠塞口”,死状极惨。

网图侵删

这是为什么?

翻阅历代诸多典籍和文人墨客的注解,你会看到好几种说法。最流行的一种就是——甄宓与曹植的爱情被曹丕发现,忍无可忍。再加上曹丕受妾室郭女王(姓郭,字女王。后来成了郭皇后)谗言所惑,最终甄宓才得了这么一个下场。

其时人们相信,人死的时候什么样,做了鬼就是什么样。“被发覆面,以糠塞口”,甄宓到了阴间就无法胡乱说话或者伸冤了。

据说,甄宓死后,曹丕将她使用过的金镶玉枕头送给了曹植。曹植睹物思人,悲痛不已。后来途经洛水,触景伤情,写出了《感鄄赋》。

图中的最后一部分:曹植心神激荡,余情绻缱,在洛河畔流连忘返。

▼他念着洛神的音容笑貌,不顾一切地驾着轻舟逆流而上,只盼能再找到她。却终不可得。以致他整夜心绪难平,燃烛通宵,夜霜满身,无语凝噎,直至天明。▼

(右)寻觅洛神,(左)通宵无眠

▼到了早晨,曹植才命仆夫备马就车,踏上归途。但当他正要策马前行时,却又怅然若失,回首依恋,难以离去。▼

欲去还留

这场“姐弟恋”的结局,是残酷的,留给后人的,只有那流传于丹青笔墨之间的精妙了。

关注“慧鉴艺术讲堂”,更多有趣的历史知识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