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南针资讯网 汇聚海量国内、国际热点新闻

郑州地铁14人遇难,家属的话戳痛无数人:爸爸还想接你回家

2021-08-01已围观 来源:互联网编辑:指南针资讯网

“妞妞,爸爸还想接你回家。”在郑州地铁5号线沙口路站外,一个身穿雨衣、头戴墨镜的老人,坐在地铁口,旁边停着一辆插着牌子的自行车。

这张照片中的主人公是在地铁5号线上遇难的张某月的父亲。

在得知女儿遇难后,家人都在宾馆陪着他,但张父执意要回家住,于是回到家,穿上雨衣戴上墨镜,推着车子就来到了地铁口,在地铁口做了整整一夜,直到早上才离开。

虽然张某月已经结婚有了孩子,但是在张父的眼中,她还是跟个孩子一样。遇到天气情况不好的时候,不管女儿劝阻,张父总会去接她下班。

这次遇难,张父一直在自责没有教会女儿游泳。

看到张父异常的行为,有人悲伤落泪,有人却质疑真假。

但在昨天,经官方媒体调查证实,这不是炒作。

“雨衣爸爸”27岁的女儿张某月,已经在地铁上遇难。

展开全文

至于郑州已经天晴,张父却始终身穿雨衣,却迟迟不肯脱下,大概率是因为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

从心理学上来讲:当人遭遇了在重大创伤性事件发生后,患者会反复出现事件发生前的某种行为。

他身穿雨衣等待,是希望能重回下暴雨的那天,跟女儿再见一面。

可是,回不去了。

郑州以后还会有很多个雨天。

但这位父亲却再也不能披着雨衣,接女儿回家。

截止目前,郑州5号线地铁官方公布已经有14人遇难。而这遇难的14个人,却让14个家庭从此支离破碎。

孩子没妈,妻子没有丈夫,还有白发人送黑发人。

更让人难过的是,遇难者中最小的只有20岁,花季一样的年龄,刚刚开始绽放,就永远的定格了。

虽然,救援接近了尾声。

但关于这条列车更多的故事,才刚刚开始浮现。

01

24岁的庞洋洋跟弟弟一起在郑州打工。

在地铁即将到站之前,她还给弟弟发了一个消息。

“我到了,你现在出来吧,穿短裤,看着点。”

每次下雨,旁洋洋都会让弟弟来地铁站接她。

只是这一次,弟弟来了,姐姐却没有到。

那天晚上,弟弟一直在地铁站C口等着。这期间,他给姐姐打了不下100个电话,然而都无法接通。

看着救护车排成一排,死伤者陆陆续续往外运。他仍然抱着一丝幻想,等着接姐姐回家。

眼看救援接近尾声,也不见姐姐的踪影,于是他赶紧跑到了郑州九院门诊。

询问工作人员:伤员是不是都在往这里运?

在得到对方的肯定后,他一直守护门口,等着救护车的到来。

此时,他内心焦急万分。

看着救护车过来,他赶紧跑上前去,直到从车上抬下来的第三个人,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

身穿浅蓝色牛仔裤,白色球鞋,那个曾经活蹦乱跳的姐姐,此时安静地躺在那里,上半身也被白布盖着。

姐姐没有被运往抢救室,而是被送去了太平间。

他静静地坐在姐姐旁边,从凌晨到天亮。因为他知道这是他陪伴姐姐的最后一程了!

庞洋洋父母接到儿子的电话,赶紧赶来郑州。

不愿接受女儿去世的母亲,不停地跟儿子说:你姐只是睡着了,你赶紧做人工呼吸!

弟弟说:没用,已经硬了。

“妈妈不要挂念我。”

之后,母亲再也拨不通庞洋的电话。

而这最后的一条短信,也成了庞洋最后的遗言。

在生命最后一刻,庞洋洋心中最放不下的还是家人。

而她那句“不要挂念我”,也成了这家人永远无法释怀的牵挂。

02

芦笛35岁。

夫妻恩爱,家庭幸福,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

再过9天就是她女儿七岁的生日。

芦笛答应了女儿,要在生日当天送她一个电话手表。

平日里的芦笛,生活非常节俭,为了满足女儿的生日愿望,芦笛已经提前跟做电话手表的朋友打好招呼,要给女儿买个电话手表。

7岁的孩子听到妈妈要给自己买手表,非常开心,逢人就说,“在我生日的时候,妈妈要送我电话手表啦。”

她内心期待着,这一天早点到来。

可是,希望在7月20号戛然而止。

芦笛像往常一样,坐着地铁5号线回家,没想到这次离开,竟成了永别!

暴雨那天,芦笛家人举着照片,在地铁口苦苦寻人。碰见有人出来就问:

“你们有没有看到,35岁,大高个,一笑俩大酒窝.....”

就这样,找了一天一夜,还是没有芦笛的消息。

孩子先是吵着要妈妈。

后来看到姥姥一直哭,就问:“妈妈是在天上,还是在地下?”

姥姥抱着孩子痛哭:“妈妈去天上了。”

7月22日晚上,芦笛已经确定遇难。

孩子终究没有等来那个7岁的生日礼物。

往后余生的每个生日,她也等不来自己的妈妈。

03

如果说这场暴雨是长期生活在郑州的人的灾难,那邹德强更加是意外中的不幸。

家住上海的邹德强,来郑州出差,这是他一个月内第三次出差。

次日一早,外面下着大雨,邹德强收到酒店信息提醒,因为降雨停电了,他把消息转发给妻子,提醒她帮自己报名会计考试,还配了个憨笑的表情。

7月20日下午,郑州突袭暴雨。邹德强结束工作后,准备回酒店。

看到门外积水奔涌,他拍了一个视频发妻子,打趣说:“这是一条大江吗?”妻子白晶感叹,这是“看海模式”,劝他晚上就别出门了。

但邹德强和同事还有工作没完成,暴雨中他们离开了酒店,相距不到30米就是地铁口,乘坐地铁成了他们的首选。

他,坐上了那辆“生死5号线列车”。

没多久,地铁被困地下。

当天傍晚6点08分,白晶最后一次收到丈夫发来的视频,地铁车厢已经进水,而且好像失去了平衡。这时白晶才知道丈夫在地铁里,再发消息,已经无人应答。

与邹德强同行的同事回忆,两人乘坐的地铁在接近沙口路站时停在了隧道里,车厢进水一部分乘客通过隧道侧面的平台撤离。

当他和邹德强准备撤离时,车厢内积水最深处已经齐腰深。司机打开了倾斜后位置更高的右侧车门,但那一侧的隧道上没有平台,只能攀附着线缆移动。

跟随司机出发前,邹德强和同事丢下了背包、手机,邹德强还脱掉了上衣。邹德强身高只有一米六五,挪动到半路时,同事看到他一点点伸开手臂,脚向下伸,试图踩到脚下凸起的部分。这时一阵急流涌过来,邹德强被冲走了。

到晚上,水位下降,被困人员陆续被救出,已经确定12人遇难,而邹德强不在其中,失联状态。

听到这个消息,白晶还抱有一丝希望,听说5号线是环形,水流应该不会很快吧?丈夫应该还有生还的希望吧?

于是,几天来,白晶一直没间断地给丈夫发消息,跟他讲两个人一起游泳时的经历。

当上海到郑州的高铁通车后,白晶迅速赶往郑州,面对记者采访,她哭着说:“我很相信他,他从没有让我失望过。”

于是,他开始在朋友圈、微博,铺天盖地发寻人启事。

因为她知道时间越往后拖,生还的可能性越小。

因为丈夫一直没有消息,她已经几天没有进食。

好心人就劝她多少吃点东西,先保证自己的身体不垮掉。然而她却说:“我老公都没吃饭,我凭什么可以吃?”

那几天,5号线地铁抽水机连夜运转,进行救援工作。

为了安全起见,工作人员不允许家属进入地铁通道,于是她就想办法录了两句话,用地铁喇叭循环播放,希望自己的丈夫能够听到,为他加油打气。

“邹德强,妈妈来找你了,你坚持住。”“老公,我来找你了,你坚持住,加油。”

7月27日下午1点,政府工作人员打来的,请家属过去辨认遗体。

最后,经确认,邹德强已经遇难。

妻子没有等来丈夫。邹母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位可怜的母亲,中年丧夫,老年丧子,在失去唯一的至亲之后,也不知将怎样度过余下的人生。

十四人遇难,背后是14个家庭的支离破碎。

04

7月27日,遇难者的头七。

地铁5号线门口的护栏,被市民自发拆除。

当地市民说,“不要挡着他们回家的路。”

地铁口摆满了鲜花。

有些是幸存者送的,有些是外地网友订购,让外卖员送达。

花上的寄语,让人泪目。

“邹大哥,我看到你妻子在地铁里喊‘老公’那一刻,我为你们的爱情感情......安息!——同车人”

“我知道,你们来过这个世界,一路走好。”

“下辈子,平平安安,早点回家。”

鲜花铺满道路。

来悼念的人,落泪不止。

在如此沉重的悲剧面前,一切宽慰都显得苍白无力。

只希望,社会能善待逝者家属者家属。做好安抚工作。

离开的人,已经走完了他的路。

活着的我们,珍惜当下,好好爱身边人。

在一起时少一点争执,不在一起时多一点联系。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那些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在哪次不经意地跟你说了再见之后,就真的不会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