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宅男生活网 > 散文随笔 >

文学新人作品:水溶四月散文随笔

时间:2017-12-05 10:14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点击:

  二零一五年的春天,隔三差五便是雨,有时候清晨醒来,城市就像一幅水溶画一般,湿嗒嗒的。四月的清晨,不再是肆掠的春风和干涸的土地。倪韵佳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正躺在床上听歌,阿尔几内亚的国际漫游打了好多遍我都没听见,直到最后次发现那串诡异的电话号码。倪韵佳在微信上留言,你是不是特别讨厌我。我反应过来无意间的错误,连忙调侃着道歉。我想起曾经同窗的日子,武汉的春天,晓南湖边图书馆的硕大落地窗,我们俩头上盯着书靠在一起打瞌睡,风把窗外大樱花树的花瓣扬了一地,那些阳光闪烁的粉白花瓣,纹理清晰,我们曾乐此不疲的捡起来小心翼翼塞进书里。似乎也是这般温暖而寂静的春天阳光,只是四月的云南,樱桃早已上市,红亮亮的果子满筐满筐的沿街叫卖。我想起四月春雨的时候,我们丢了伞在校园里骑单车狂奔,溅起的水打湿了我们的,却掩埋在那些无厘头的笑声中。我不是不喜她来,我只是忽然发现我们一别竟已十年。我害怕这种算着日子的相逢。它使我急促,甚至不安。倪韵佳是个从世界里蹦出来的人,她说话的声音很卡哇伊,做事也总是属性幼稚科的,行为举止都是蛇精病的类型。但谁也不知道这个热衷活动的人使我大学最要好的朋友,而她居然有抑郁症。五年前,我听另一个大学闺蜜说,她未遂。但我那时觉得这种是荒诞不经的,而且我自己因为懦弱胆小没有及时确认。等缓过神来,才发现她退出了同学群,电话号码已经成了空号,也成了陌生人,直到那时我才知道慌乱的发现哪怕我再用力,也还是把她弄丢了。日子总是浅浅淡淡,再后来,我结婚生子。我的生活轨迹里再也没有这个人。只是每年春天樱花漫天是我会不自觉的想起她,四月飘雨的时候我会想起她。直到今年三月,我接到了一个国际漫游,电话那头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她告诉我她去了阿尔几内亚。阿尔几内亚。我对这个鬼地方甚至一无所知可她已经在那里足足生活了四年。她是一直知道我的号码的,我也从未更改过。我们一直不曾联系,我知道,这些年,她也放弃了和我联系。可忽然间,她就冒出来,像世界里的时光机,呼啦啦就要重新驶进我的生活。我觉得自己很难受,在这湿热的四月里,我几乎呆在房间里就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受。我跑到外面来,站在绿色枝蔓的香樟树下大口的呼吸,雨过天晴,阳光透过绿色的树叶,像水一样的倾泻下来,淌到我的皮肤上,让我渐渐平静下来。我开始重新整理自己的思绪,断片般的友谊在这湿漉漉的四月光景发酵。我想起她长长的柔软的头发,笑起来眯成缝的眼睛。我没有问起曾经的那个“听说”,我甚至没问她什么工作,结婚与否。我固执的相信她一直是那么开朗且自信着,她的离开有她的原因,我不必详知,但她一直幸福。我只简单问了她回国的行程,甚至想好了碰面的场景,去哪里吃和玩。可我却嘎然收到了她的卡片,卡片上是一个抱着小狗的女孩,穿着白色细麻的衣服,领口和袖口有细细的粉色碎花。笑容浅浅浮在嘴角,长发从她的脸的两侧倾泄下来,身后是一个有花拱的门廊,看得见的绿茵。她那个我们都要幸福是打了花边的字,像我们曾经记笔记时无聊的打发。我的泪倏的一下便浸透了双眼。四月芳芬,有些说好的地久天长不如怀念绵长。我答应你,我们都会一直幸福下去。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