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卡日记》下的生活实录

时间:2018-01-07 01:27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点击:

  一座曾经平和的沙漠古都,历史可追溯到巴比伦时代。市民们文明而虔诚,年轻人崇尚恋爱,学生喜欢泡咖啡馆,人们在泳池边消夏。年前,一群高举黑色旗帜的武装占领了这里,将它变成了与世的“恐怖之都”、无数世界的恐袭事件策划地,、斩首和轰炸成为当地人生活中的家常便饭。年月,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占领叙利亚拉卡,宣布在此“定都”。在其高压下,拉卡被切断了和的联系,收看国际频道、与通话成了“非法行为”,违者会被投进,甚至处死。一位化名萨梅尔的年轻人冒着生命,把目睹的一切写进日记、编成密码,辗转交给英国公司。在阿萨德掌控拉卡的时期,萨梅尔的父亲因被,家人倾家荡产才把他赎出来。萨梅尔参加后也被投进,受尽。他设法逃出拉卡,直到叙利亚军了军才回到家乡。但萨梅尔没过上几天太平日子。在随后与的交战中,军节节败退,不得不撤离拉卡。至于的,已不能用高压来形容男女都须按穿衣,女性只能在男性陪同下出门;凌晨点必须赶去做,晚上则要参加沙里亚法规课程,“重新认识伊斯兰”。将“犯法”的女人用乱石,把同性恋者从高楼推下,“叛教者”被打入,反对者则当街斩首。萨梅尔记得,他第一次见到“教”时,他们拦下一名妇女,她的衣着伤风败俗。在萨梅尔看来,长袍及地的她“按本地标准已相当得体”,只因没戴面纱,被他们用“大部分人说不出口的”。一名德高望重的与他们理论,最后在激动中因心脏病发作倒下。“经常把我们召集到广场,观看‘叛教者’受惩罚斩首。我尽力不流露情绪,因为‘教’在暗中观察每个人的反应。有一次,我认出其中一名受罚者是我的邻居,控制不住悲愤之情骂出了声,结果被抽了”萨梅尔在日记中写道。他怀孕的姐姐因受到惊吓而大出血,但没有医生敢接收女病人。一场空袭中,他们的房子几乎被炸平,父亲当场身亡。“看到父亲的尸体那一刻,过去我生命中发生的一切都无足轻重了。”悲愤的萨梅尔偷偷参加了反组织,甚至做好了死的准备。然而,日渐虚弱的母亲希望他逃到别处好好活下去,于是他再次逃离拉卡,来到土耳其边境的一座难民营。那里有成千上万个难民,不是来自控制区就是阿萨德控制区,物资匮乏、伤病无数,时时处于空袭中。很多人说自己生不如死。一部分人等待时机,突破重兵的边境,逃进土耳其。萨梅尔唯一的慰籍是随身携带的相册。“里面有家人、同学、朋友,还有我爱过的美丽姑娘,她已嫁给了士兵。这些故人中,有的已经死了,的人想重逢亦是希望渺茫。我每天都要翻看这些照片,怀念再也回不去的故乡。”默默与斗争的不只是萨梅尔一人。地下记者团体“拉卡正在沉默中被”把拉卡发生的一录下来,通过可靠的网络渠道发送出去,为了解这座在中的城市打开了一扇窗。他们因此获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世界新闻。“早上点,我就得去做。结束后我看看天,如果上空没有战斗机就一飞奔回家,因为‘教’经常无缘无故上街。最后,再找点吃的。这就是我的一天。”有个孩子的穆罕默德告诉,“我害怕失去孩子们,害怕妻子因为没穿对衣服被。”“来了以后,拉卡物资短缺,价格飞涨,每天只供水两小时,只有少数地区有电,还征收重税。”他补充道。曾是教师的塞勒化名告诉,过去,女孩能和男孩一起上学,生活里也没那么多清规,但在学校实行严格的性别隔离,而且只准教义。塞勒转行去修汽车,但大部分时间无所事事。“用钱家徒四壁的孩子们。他们成立青少年训练营,把很多孩子拐到那里接受。”他说,“城里每天都有人被处死并,孩子们经常目睹场面。”每次空袭过后都是尸横遍地、疫病盛行,然而医院早已被占为据点,医生们四散逃命,病人只好去买疗效不明的黑市药物。逃进难民营的娜迦一家告诉美国电视新闻网,在拉卡时白天他们不敢出门,扛起一家人生计的是岁的小女儿哈尼恩,她从边的汽车里抽出汽油,当作做饭的燃料,从被轰炸过的楼里搜集死伤者遗留的水和食物。有些士兵为赚外快当起了蛇头,只要偷偷给他们塞几百美元就能被送到城外。对贫困交加的拉卡人来说,这堪称天价,何况城外也非各方仍在激烈交战,一不小心就可能踩到地雷。城里的人想逃出去,城外却有人想进来。在拉卡居民冒死的一段视频中,两名妇女在公共网吧里和家人通话。她们裹得严严实实,不辨长相,以地道的法语告诉视频通话另一端的人,她们是看了的宣传片后来这里找丈夫的。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她们告诉哭泣的家人,拉卡“一切安好,报道都是假的”,她们再也不回去了。月日上午,叙利亚军宣布攻克了在拉卡的最后堡垒,正式解放这座城市。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网上表示:“随着拉卡和大部分领土被解放,的已指日可待。”但在看来,“解放”未免代价太大。镜头中,这座历史名城已形同废墟,每栋楼都千疮百孔。为了清除布下的地雷和,幸存者被疏散,留下一座“鬼城”。如今,的得以展现在面前:拉卡市中心的天堂广场曾是许多当地中的“”,这片草地广场在治下成为地,很多人在昔日安置充气城堡的地方被斩首,头颅被悬挂多日。拉卡体育场成了另一处臭名昭著之地,作为的总部之一,无数恐袭事件在那里被策划。体育场地下的厕所和储藏室被为密不透风的与室,关押战俘、“罪人”。在一间被炮弹洞穿的墙壁上,有几行用英文写就的模糊小字。“如果你来到这里,以下就是你被关起来的理由:你犯法被抓了现行;使用社交网络的定位,或没有关闭手机的定位;未经允许就通过可疑源上传视频和照片;‘教’有充分理由把任何可疑抓起来。”墙上的涂鸦记录了囚犯的信息:霍桑·阿卡瓦,死于年月日;玛丽亚,被关押天;卡拉姆,来自法国。还有用俄语书写的“噩梦”,署名为阿布·杜阿。没有人知道,这些人是死是活。一名侥幸越狱的男子向讲述了他被关押的日子。白天,他们接受极端主义的,和是家常便饭,和外面的人一样时刻担心被空袭。晚上,他们用偷藏的金属片在墙上挖洞,最终有人上演了现实版《肖申克的救赎》,成功逃跑。最的用来关押战俘。只给来自伊拉克和库尔德族的战俘留一口气,以备交换战俘之用。“但遭到沉重打击时,会杀掉一些战俘,有时为了振奋‘士气’也要杀几个。”这名男子说。眼看家园被毁令拉卡人和,但多方军事干预被许多人视为“为消灭而跟进行的交易”。“拉卡被许多双手摧毁了……当然最大的问题是。”塞勒告诉美国福克斯新闻网,“城里大多是平民,但空袭根本不在乎我们的死活。我们穿和他们一样的衣服、留同样的胡子。每当战斗机瞄准我们,就会有无可走的人得干脆加入。”叙利亚军里有很多库尔德人,塞勒担心他们“后利用打击的名义铲除阿拉伯人”,希望战后让叙利亚人自己管理国家。也认为,“解放”只是换另一位手上沾血的者上台而已。如今,随着叙军收复在该国的最后一个据点,军、军和军三方鼎立的局势在该国成型。在各方割据下,从解放到和平之间的会很漫长。一座曾经平和的沙漠古都,历史可追溯到巴比伦时代。市民们文明而虔诚,年轻人崇尚恋爱,学生喜欢泡咖啡馆,人们在泳池边消夏。年前,一群高举黑色旗帜的武装占领了这里,将它变成了与世的“恐怖之都”、无数世界的恐袭事件策划地,、斩首和轰炸成为当地人生活中的家常便饭。年月,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占领叙利亚拉卡,宣布在此“定都”。在其高压下,拉卡被切断了和的联系,收看国际频道、与通话成了“非法行为”,违者会被投进,甚至处死。一位化名萨梅尔的年轻人冒着生命,把目睹的一切写进日记、编成密码,辗转交给英国公司。在阿萨德掌控拉卡的时期,萨梅尔的父亲因被,家人倾家荡产才把他赎出来。萨梅尔参加后也被投进,受尽。他设法逃出拉卡,直到叙利亚军了军才回到家乡。但萨梅尔没过上几天太平日子。在随后与的交战中,军节节败退,不得不撤离拉卡。至于的,已不能用高压来形容男女都须按穿衣,女性只能在男性陪同下出门;凌晨点必须赶去做,晚上则要参加沙里亚法规课程,“重新认识伊斯兰”。将“犯法”的女人用乱石,把同性恋者从高楼推下,“叛教者”被打入,反对者则当街斩首。萨梅尔记得,他第一次见到“教”时,他们拦下一名妇女,她的衣着伤风败俗。在萨梅尔看来,长袍及地的她“按本地标准已相当得体”,只因没戴面纱,被他们用“大部分人说不出口的”。一名德高望重的与他们理论,最后在激动中因心脏病发作倒下。“经常把我们召集到广场,观看‘叛教者’受惩罚斩首。我尽力不流露情绪,因为‘教’在暗中观察每个人的反应。有一次,我认出其中一名受罚者是我的邻居,控制不住悲愤之情骂出了声,结果被抽了”萨梅尔在日记中写道。他怀孕的姐姐因受到惊吓而大出血,但没有医生敢接收女病人。一场空袭中,他们的房子几乎被炸平,父亲当场身亡。“看到父亲的尸体那一刻,过去我生命中发生的一切都无足轻重了。”悲愤的萨梅尔偷偷参加了反组织,甚至做好了死的准备。然而,日渐虚弱的母亲希望他逃到别处好好活下去,于是他再次逃离拉卡,来到土耳其边境的一座难民营。那里有成千上万个难民,不是来自控制区就是阿萨德控制区,物资匮乏、伤病无数,时时处于空袭中。很多人说自己生不如死。一部分人等待时机,突破重兵的边境,逃进土耳其。萨梅尔唯一的慰籍是随身携带的相册。“里面有家人、同学、朋友,还有我爱过的美丽姑娘,她已嫁给了士兵。这些故人中,有的已经死了,的人想重逢亦是希望渺茫。我每天都要翻看这些照片,怀念再也回不去的故乡。”默默与斗争的不只是萨梅尔一人。地下记者团体“拉卡正在沉默中被”把拉卡发生的一录下来,通过可靠的网络渠道发送出去,为了解这座在中的城市打开了一扇窗。他们因此获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世界新闻。“早上点,我就得去做。结束后我看看天,如果上空没有战斗机就一飞奔回家,因为‘教’经常无缘无故上街。最后,再找点吃的。这就是我的一天。”有个孩子的穆罕默德告诉,“我害怕失去孩子们,害怕妻子因为没穿对衣服被。”“来了以后,拉卡物资短缺,价格飞涨,每天只供水两小时,只有少数地区有电,还征收重税。”他补充道。曾是教师的塞勒化名告诉,过去,女孩能和男孩一起上学,生活里也没那么多清规,但在学校实行严格的性别隔离,而且只准教义。塞勒转行去修汽车,但大部分时间无所事事。“用钱家徒四壁的孩子们。他们成立青少年训练营,把很多孩子拐到那里接受。”他说,“城里每天都有人被处死并,孩子们经常目睹场面。”每次空袭过后都是尸横遍地、疫病盛行,然而医院早已被占为据点,医生们四散逃命,病人只好去买疗效不明的黑市药物。逃进难民营的娜迦一家告诉美国电视新闻网,在拉卡时白天他们不敢出门,扛起一家人生计的是岁的小女儿哈尼恩,她从边的汽车里抽出汽油,当作做饭的燃料,从被轰炸过的楼里搜集死伤者遗留的水和食物。有些士兵为赚外快当起了蛇头,只要偷偷给他们塞几百美元就能被送到城外。对贫困交加的拉卡人来说,这堪称天价,何况城外也非各方仍在激烈交战,一不小心就可能踩到地雷。城里的人想逃出去,城外却有人想进来。在拉卡居民冒死的一段视频中,两名妇女在公共网吧里和家人通话。她们裹得严严实实,不辨长相,以地道的法语告诉视频通话另一端的人,她们是看了的宣传片后来这里找丈夫的。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她们告诉哭泣的家人,拉卡“一切安好,报道都是假的”,她们再也不回去了。月日上午,叙利亚军宣布攻克了在拉卡的最后堡垒,正式解放这座城市。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网上表示:“随着拉卡和大部分领土被解放,的已指日可待。”但在看来,“解放”未免代价太大。镜头中,这座历史名城已形同废墟,每栋楼都千疮百孔。为了清除布下的地雷和,幸存者被疏散,留下一座“鬼城”。如今,的得以展现在面前:拉卡市中心的天堂广场曾是许多当地中的“”,这片草地广场在治下成为地,很多人在昔日安置充气城堡的地方被斩首,头颅被悬挂多日。拉卡体育场成了另一处臭名昭著之地,作为的总部之一,无数恐袭事件在那里被策划。体育场地下的厕所和储藏室被为密不透风的与室,关押战俘、“罪人”。在一间被炮弹洞穿的墙壁上,有几行用英文写就的模糊小字。“如果你来到这里,以下就是你被关起来的理由:你犯法被抓了现行;使用社交网络的定位,或没有关闭手机的定位;未经允许就通过可疑源上传视频和照片;‘教’有充分理由把任何可疑抓起来。”墙上的涂鸦记录了囚犯的信息:霍桑·阿卡瓦,死于年月日;玛丽亚,被关押天;卡拉姆,来自法国。还有用俄语书写的“噩梦”,署名为阿布·杜阿。没有人知道,这些人是死是活。一名侥幸越狱的男子向讲述了他被关押的日子。白天,他们接受极端主义的,和是家常便饭,和外面的人一样时刻担心被空袭。晚上,他们用偷藏的金属片在墙上挖洞,最终有人上演了现实版《肖申克的救赎》,成功逃跑。最的用来关押战俘。只给来自伊拉克和库尔德族的战俘留一口气,以备交换战俘之用。“但遭到沉重打击时,会杀掉一些战俘,有时为了振奋‘士气’也要杀几个。”这名男子说。眼看家园被毁令拉卡人和,但多方军事干预被许多人视为“为消灭而跟进行的交易”。“拉卡被许多双手摧毁了……当然最大的问题是。”塞勒告诉美国福克斯新闻网,“城里大多是平民,但空袭根本不在乎我们的死活。我们穿和他们一样的衣服、留同样的胡子。每当战斗机瞄准我们,就会有无可走的人得干脆加入。”叙利亚军里有很多库尔德人,塞勒担心他们“后利用打击的名义铲除阿拉伯人”,希望战后让叙利亚人自己管理国家。也认为,“解放”只是换另一位手上沾血的者上台而已。如今,随着叙军收复在该国的最后一个据点,军、军和军三方鼎立的局势在该国成型。在各方割据下,从解放到和平之间的会很漫长。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