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口述被经历被女抚摸感到2

时间:2017-12-30 22:53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点击:

  男人也会受性吗几年前,围绕这一问题有过激烈争论,我们今天重新提出这一话题,是想从男性气质、男性运动的角度有进一步的解读。女性主义者指出,性本质上是基于一种不平等的,是“通过性行为”,性不仅是性欲的表现,而是“对弱者的敌对、和使用的表现”。如果我们认同性是一种关系,就会认同,它在理论上可能存在于任何不平等的情景中。在女性作为整体处于弱者地位的同时,并不少数处于强者情景中的女性对处于弱者地位的男性进行性的可能。当代社会女性越来越多地在职场中掌握,因此,在局部,在个体间,同样可能女性的大于男性,这些掌握的女性便具有了对未掌握的男性进行性的条件,她们其实是在按父权社会的模式,复制着不平等的两性关系。因此,仅以女性普遍处于父权下为理由,忽视男性受性的事实存在,并不是对女性的,而是对父权体制被复制的与冷漠。我们的社会是一个父权文化,男女不平等,所以,男性对女性的性无疑是主流。但是,对复制父权体制的女性的存在,同样不能忽视,这样才是真正反父权和追求性别平等与和谐的态度。从二个案,我们还清楚地看到:除与女性所受性类似的心理创伤外,我们访问的两位受职场性的男性,均强调了“男性”受损的心理感受。而所谓男性,其实是支配性男性气质的表现。支配性男性气质,塑造了男性作为者、支配者的一面。支配性男性气质认为男人在性上应该是主动的、的、占有女性的。受女性性,损害了这一主流男性气质。中国尚无男性提起受性的诉讼,可能恰恰是传统社会的男性社会性别模式使他们较之于女性更没有勇气将受性的事实公之于众。正如个案一所说:“很难被人理解,所以更难受。”我们在这里看到,“男性父权社会”的普遍印象一旦形成,其力量就已超越原本的男性或女性,不论性别,都可能在此一概念下承受痛苦,因此,支配性男性气质的存在,不只成为男性女性的背景,也会成为男性受女性性之后进一步男性的一种文化背景。在追求性别平等与和谐的过程中,男性特别需要对支配性男性气质做出反思,认识到它对女性和男性的双重,从而使自己从支配性男性气质的与中走出来。我们再来回首一下十年前围绕男性是否会受性的争论。当时的背景是,年月日,全国常委会正式审议通过了新修改的《妇女权益保障法》,其中明确:“对妇女实施性。妇女有权向单位和有关机关投诉。”这一立法出台前后,曾引起社会广泛争论,其中重要的一个焦点是:将反性写入《妇女权益保障法》并只女性不受性,却对男性所受性只字不提,是否在构建新的性别歧视与性别当时,对这些问题,有或支持或反对这样两派对立的观点。对于双方的观点,我们不在此文中赘述了。性立法的尴尬,反映出:女性主义反对父权体制的仍然远未深入。性本质上是不平等的关系,在父权文化下便是男性对女性的支配关系。男性对女性的处境缺少理解和关注,中国男性更普遍缺乏社会性别意识。由此我们看到:对中国男性进行女性主义与社会性别意识的教育,男性参与性别平等运动,已成当务之急。男性对性的关注,不应该只是着力于“女人有,为何男人没有”这样的抢糖心态。职场居高为者以男性居多,男性有责任和义务为女性免除职场性做出努力。与女性主义的繁荣相对应的,是中国男性研究的失声,几乎没有学者专门从事男性研究,更缺少针对男性关怀的社会工作。当女性学者强调男性是父权社会既得利益者的时候,却缺少对他们同时也受父权文化之害的反思。未来针对性立法的思考过程中,应该强调对支配性男性气质的反思。支配性男性气质的存在,是男性对女性实施性的重要心理背景;同时,也对受女性性的男性造成更大负面的心理影响。而男性参与,同时也应该考虑到男性的利益。应该男性认识到父权文化在同样地着男人和女人,使男人在追求自身利益的同时,也参与到女性权益的工作中。更需要在此过程中逐渐,将所有弱者皆纳入关怀范畴,从更的出发。总之,我们认为,在反性立法中遗漏男性与未凸显“职场”这一特殊场域,只是一个现象,这一现象出的问题,是中国社会性别平等意识建设中的不足。而改变这种情况,需要女性和男性共同做出努力,正视双方在反对父权文化对人性上的共同利益。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