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脑袋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难道它想就此

时间:2016-08-25 21:44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点击:

我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个想法,我要用我的余生,学会阿Q先生的那摸。我要从伸手的角度,出手的速度,以及摸的节奏方面去研究。我相信,摸也是门学问。只要用心,摸着摸着我也能成为阿Q先生那样的行业专家。

突然之间,我把对猫的那摸,和阿Q先生对小那摸联系在了起。心想,今天对猫的那摸,应该不算非礼吧!倘若猫向它的主人,我会不会被大人以罪判上十年呢?想到这里,我脑门儿直冒冷汗。我开始有些后悔了,如果从开始我就打消摸下猫的愚蠢想法,我可能会更快乐点。

是啊!阿Q先生也是人,我也是人,况且我还是个摸过只猫的人。就算阿Q先生这样的专家,也未必摸过只趴在阳台上歇凉的猫。我有些踌躇满志,连阿Q先生那样的大人物也没做过的事,我竟然做成了。为了再次拉开我与阿Q先生的差距,我决定还要再摸下那只猫。

我的脑袋里突然冒出个想法:“难道它想就此占领我的阳台?”我的心愤愤不平,我故意把牙齿磨得吱吱响,我想让它那双该死的耳朵听见我的。没错,我正在等待它的道歉。我希望的是它能来到我的脚下,用它那柔软的毛发来回摩擦着我的小腿,然后讨好似得喵喵叫上两声。我乐意听上这种以示好意的叫声。它让我有些失望,它还趴在阳台上,真是该死,我的怒气冲冲的看着它。

我脸上的汗珠大颗大颗的滴落,我擦了擦汗水。猫伸直着两只耳朵,偶尔还摇上摇。我看了看它的尾巴,被压在身底。我真想提起猫尾巴把它扔下楼去,无奈它看起来太可爱了,我有些于心不忍。

我灵机动躲在楼道转角处,学着猫喵喵的叫了起来,会儿后,我偷偷的看了它眼。天啊!它把它那双该死的眼睁开了,我有些不敢相信。此刻,我方能确定,这是条多情的猫,这是条寂寞的猫。

我走近它,借着房屋里的灯光,这时我才看清楚,它是只黄毛的猫,看起来有些肥硕,但又不胖的别扭,反而有些可爱。说真的,我真想摸它下。但我又怕它是只有的猫,我真担心它会哇的下跳起来咬我口。

我不知道阿Q先生摸小是什么感觉,但我所能确定的是,肯定比我摸只猫要正大,毕竟当时在场的看客真不少。反观我今晚对猫的那摸,周是没有人的,而且我还光着上身。想到这里,我得我不够磊落。倘若被喜欢搬弄的人听了去,那还不添油加醋的大肆番。我沮丧着,负罪感陡然上升。

我挪开手,猫伸了个懒腰,就沿着阳台走了,我看着它,它头也不回,似乎在它的生命中,就不曾有过我的这摸。直到它跳到对面的阳台,消失在黑夜里后,我才确信这只猫离开了我。

我有些得意,开始觉得阿Q先生对小的那摸也不过如此。假如那天我能在中遇见阿Q先生,我定要用我摸那只猫的姿势,摸摸阿Q先生的秃顶的头。

猫它继续趴着,我继续伸出手,十厘米,十厘米,厘米,厘米,终于,我摸着它的头了,它头上的毛发非常光滑柔软。它没有跳起来咬我口,真是谢天谢地。我很享受的抬头看了我眼。

我强制压抑着伸手摸它下的想法,尽可能的近距离观察它,它正在惬意的歇凉。我心里暗骂道:好只好吃懒做的猫,大晚上不去捉老鼠,反而在这里偷懒。我歪着嘴,尽量把表情做的夸张,我想让它明白,我它的偷懒行为。它还是没有睁眼,想到这里,我竟然有种被的感觉。就像位老师不厌其烦的在上讲着课,总有那么两个东张西望的学生。我有些气恼,我的头发都差点竖了起来。

猫缓缓的抬起了头,无精打采的看了我眼。哦!不对,它只是看了前方眼,或者说它只是睁开了下眼。我感觉被了,我想它应该看我下的,这是做为只猫应该有的礼貌,毕竟它睡在我的阳台上。

猫,还是安静的趴在那里,动不动。我睁大眼睛看了看它,我害怕现在的这只猫,不是刚才我摸过的那只猫。我刚想伸出手,我猛然伸了回来,我要再次确定它是只猫,万它是条伪装成猫的狗,那我岂不是摸了条狗。要是传出去,那我岂不是成了大笑话。

洗完澡,过走廊,看到那只猫还趴在阳台上,动不动。实际上,我刚下班回来时,它就在那儿,我看了它眼,它眯着眼,估计是想着条美味的鱼,也可能是想着只去了远方的猫。

我再次伸出手,这次的伸手更熟练了下,我敢确定我没有发抖。而且我伸手的姿势非常正大,比起小偷的伸手,我还是有些站得住脚的。我环顾了周眼,在完全确定邻居们都闭灯睡去后,我才把手继续向前伸。我怕被别人看见,如果有爱鸡婆的邻居看见,说我竟然偷摸只毫无防备的猫,那我可就跳进太平洋也洗不清了。

这次伸手,我有所改进,我伸手的速度快中有慢,慢中有快。我伸手的角度与屋里的灯光成九十度。嗯,摸着了,真不敢相信,我会摸同只猫两次。我温柔有节奏的轻轻的摸着,从头顶直沿着脊背摸向尾巴。摸的太连贯了,点也没有,如此顺畅的摸,将是我生中摸的最好的纪录。

好吧!我想我应该给它点颜色瞧瞧,我要让它知道,我的阳台神圣不可。当然,这样虚张声势的话,我只能趁房东阿姨不在的时候,才能说的像模像样。

零六年八月十日于成都,竹鸿初

我有种被抛弃了的感觉,也许这只猫今夜是去找阿Q先生了,它定是在怀念阿Q先生对小的那摸。想到这里,我突然觉得,我被阿Q先生又甩出了好几个世纪。

我看了又看,看了又看,可我总是怀疑它是条狗。我汪汪汪的叫了几声,见猫没有回应,我才确信,它是只趴在我阳台上歇凉的猫。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