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老婆“樊胜美”让我我该怎么办

时间:2018-01-06 00:37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点击:

  前段时间热播的热门剧《欢乐颂》里的樊胜美,因为被亲人的拖累与啃食,过着让她疲惫不堪的生活,就连爱她的人都对未来的婚姻家庭望而却步……最近的一桩事,却让我突然发现,我家也娶了个“樊胜美”。一天工作下班的时候,同事给我介绍了一款理财产品,个人觉得受益不错。所以回到家,便和老婆陈璐提起这件事。她愣了会才说:“好,这事交给我。”但几天后,我登录银行卡查看收益状况时,却发现老婆不仅理财产品没买,账户里还莫名其妙地少了五万块。我的第一反应是,难道卡被盗了?刚想打电话给老婆问下情况,但我突然想到可这张卡的是陈璐的手机号,真要是被盗,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所以我怀疑是陈璐又在贴补她的弟弟。当天我拉着陈璐当面对质。她支支吾吾了半天,眼泪就出来了:“我弟装修房子的钱不够,我实在没办法,就……我不是故意瞒你的,本来打算这两天找同学借点补上,没想到……”没想到被我发现了?我气得说不出话来。但看到陈璐哭得梨花带雨,满是委屈的样子,我又说不出的心疼。陈璐的弟弟,也就是我的小舅子陈明,被家里从小宠到大。眼看今年都岁了,还整天无所事事。想到他,我就头疼。前段时间,说是要买房娶媳妇。岳父打来电话,请求我们支援。嘴上说是“借”,但我心里清楚,这个“借”,肯定是有去无回。我并不认为我有义务出这个钱,但因为爱陈璐,所以对于陈璐后来打过去十万块钱,我没有提出。只是没想到,这之后,小舅子那里就成了一个无底洞。买房首付需要我们贴补,装修需要我们拿钱,按照这节奏,他娶媳妇估计也要我们出钱。在这之前,陈璐每月给家里打一千的生活费,隔三差五给她父母还有弟弟买衣服鞋子,我都睁只眼闭只眼。但一次要给个五万十万的,就有点过了。我和陈璐的收入是还不错,但再怎么样,毕竟是普通的工薪阶层,如果陈璐无底线地贴补小舅子,谁吃得消?说实话,我和陈璐的感情一直很好。在我心里,她是个难得的好妻子。勤俭持家,工作上进。“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说的就是她。能够娶到她,是我上辈子修来的。但结婚毕竟不是两个人的事,这才不到一年,陈璐贴补小舅子的速度和力度,让我有点失望。孝顺岳父岳母,天经地义,但我和陈璐并没有义务去为小舅子的人生添砖加瓦。果然不出所料,小舅子结婚不久,我就在陈璐的包里发现一张三万块钱的汇款单。也就是说,除了我们给的五千块钱礼金,陈璐又偷偷拿了三万块钱去贴补她的弟弟。我很生气。陈璐没有直接用银行卡转账,那么意思很明显,这笔钱是她借来的,并且不打算让我知道。联想到她最近每天晚上在书房加班到深夜,那天趁她洗澡,我去电脑前一看,陈璐果然是在给一家设计公司做兼职。也就是说,陈璐打算靠兼职去还清这笔钱。我又生气又心疼。气陈璐对她弟弟没有底线的贴补,心疼她一个人默默承受这些。那天临睡前,我给她热了一杯牛奶送过去。然后坐下来直截了当地说:“老婆,那三万块钱,你先拿家里的钱还上,别去做兼职了。还有你答应我,以后你弟提要求,你适当行吗?他是大人不是小孩,该有点担当了。”陈璐有点吃惊地看着我:“原来你都知道了啊?其实我知道是自己的问题,但这些年,我习惯了对家里有求必应。你说得对,不能一直这样下去,以后我会注意的。谢谢你啊,老公。”陈璐能认识到自己的问题,我很高兴。但很快我发现,光有认识,并没有什么用。那天,我和陈璐下班回来,却看到小舅子拎着大包站在口。陈璐也是一脸不解的表情,看来小舅子是没打招呼就过来了。而他也没把自己当外人,将包往沙发上一扔,直接翻箱倒柜地找吃的。吃饱喝足后,终于说明来意:“姐,姐夫,我是来城里找工作的。这段时间就住你们这了啊,反正你家房子大。”这句话把积压在我心里的不满全都引发了出来:“陈明,房子再大,也是我的。你找好工作后,赶紧搬出去吧。”“姐,看来姐夫不爱你啊。你的亲弟弟,他都这么不待见。”陈明酸溜溜地说。陈璐一听,之前说过的话全都忘了,立马开始护着她弟弟:“赵平,你干吗呀,我弟刚来,你就撵他走。他不都说了嘛,是来这找工作的。工作找好了,不用你说也会搬出去。”实际上,陈明在这一住,就住了三个月。这期间,他隔三差五换工作,没事就关在房间打游戏。陈璐每天下了班,还得好吃的好喝的伺候他。陈璐自然知道我有情绪,每天战战兢兢地讨好我,她累,我也累。我越来越觉得,这婚姻有点走不下去。好像只要来个导火索,就能一触即发。所以当陈明的老婆挺着大肚子出现在家里的客厅,说是打算住在这里,等生完孩子再回去的时候,我彻底恼了。陈璐试图跟我讲道理:“家里那边的医院条件差,你体谅下行吗?”体谅他们?那谁来体谅我?好好的一个家,弄成了群租房。这次我态度:“要不离婚,要不他俩出去租房。二选一吧。”初为人父,我满是喜悦,生怕让陈璐动了胎气,于是只好事事顺着她。但顺着她,也就意味着小舅子永远长不大。那段日子,我很苦恼。我妈大概在电话里听出我的不对劲,有天我从公司刚一出来,就被她逮了个正着。可能是心里压抑了太久,刚好需要有个人倾诉。在咖啡馆坐下来后,我就和盘托出了。但说完,我就有点后悔。毕竟当年,我妈是反对我和陈璐在一起的。陈璐家在偏远农村,重男轻女现象严重。我妈研究了一辈子心理学,她担心陈璐摆脱不了原生家庭的影响,和我在生活认知和未来规划上会产生分歧。奈何我一再,我妈只好同意。现在弄成这样,我妈知道后,对陈璐岂不是更加不满?我正忐忑时,我妈说:“儿子,你知道璐璐的问题出在哪吗?从小到大,璐璐父母的心思都用在她弟弟身上,她在那个家可有可无。所以成年后,她就试图用自己对这个家的付出,引起家人的关注。无论他们提什么要求,她都想尽办法满足,哪怕损害你们小家的利益。你要爱她,就想办法帮她从原生家庭解放出来吧。”我花了一晚上时间,做了一张表格,里面有我和陈璐的详细开支。一年算下来,其实并没有太多余款。而等到孩子出生,开销更大。我下了很大决心,将这样的道理讲给岳父岳母听,并做好了被轰出门的准备。毕竟这样的对话,有点尴尬,也我一直以来树立的好女婿形象。但实际上,谈话很成功。岳父听完说:“以前只知道你们一个月拿一两万的工资,却忘了你们在城市里喝口水都需要钱。总之以后陈明再这样,我一定拦着。”原来就算岳父岳母重男轻女,但只要他们真正了解到陈璐的难处,也会打心眼里心疼她。而在这之前,是陈璐太逞强,太想以自己的付出引起家人的关注。我紧急做的第二件事,是帮陈了个厨师培训班。陈明住家里那段时间,我发现他在做菜方面有天赋也有兴趣。事明,当把兴趣发展为自己的事业时,陈明学得很认真。每次看到他,都像是换了个人。从培训班出来后,陈明租了个门面,开了一家小吃店。菜做得好吃,价格也合理,生意做得红红火火。一年下来,收入可观。看到陈明这样,最高兴的人当然是陈璐。那天,她抱着我说:“老公,谢谢你啊。是你让我明白,就算我赚得再多,也不可能贴补我弟弟一辈子。只有让他自力更生,学到真本领,才是真正的帮他。”我很庆幸,自己没有一味地陈璐,而是发现问题,然后找到方决问题,这样才有了如今皆大欢喜的结局。即使娶了“樊胜美”一样的老婆,只要用智慧去解决婚姻的问题,最终还是会获得幸福的。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