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其中固然有一部分来自于对未来的茫然

时间:2016-08-25 21:22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点击: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个年,甚至十年,我只知道每次的别离或许都是以悲伤和不舍开头,但定会以幸福作为结局,这是我的,这也是我的憧憬。每个别离也是个人生方向的选择,必然也会有其内涵,所以我默默的祝福,远方的朋友,不管距离是远是近,不管我们以后还会不会再见面,我都并祝福你们的抉择,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第年,我们送走了那个清新的小姑娘去了另外个城市,带着祝福,带着祝愿,羡慕以及敬佩。那夜我们起吃饭,唱歌、还喝了不少酒,平常滴酒不沾的我也放开了自己,喝吧喝吧,喝了就什么都忘记了,也不会难过了。

我犹记得那个时候整个校园里都是种凄清的味道,蓦然感觉校园里人少了很多,往日需要抢座位的图书馆和自习室也空荡了很多,原本茂密的树叶也似乎掉落了不少,校园每天放着《毕业歌》,通知学生号前必须离校,我从内心深深的这点,仿佛那刻的我们已经被学校抛弃,我们如同弃儿。宿舍楼里冷冷清清的,连平常满满的晾衣杆都寂寞了,许多同学已经离开学校了,没有离开的也在整理物品,时刻准备离开。水泥地面上不停的传来衣物箱摩擦地面的声音,这个声音既噪杂又让人的觉得心烦。堆堆的废弃生活用品和旧书籍堆的满地都是,我们的宿舍也空荡荡的,各种东西乱糟糟的堆放着,没有卫生检查了,没有谁还在纠结宿舍是否干净和整洁。而这几天我陆陆续续的送走了好几个同学,帮她们提着箱子,送她们去车站坐车……我们在校门口拥抱,紧紧地拥抱,然后目送着车子远去,最后消失在视线里。这是我校园生活里最沉重的回忆了,我几乎都不愿意回想起来。那个时候我开始真切的感受到了别离,遗憾的是,我理解了离别的情感,却点也记不起任何句离别诗,她们好像都从我脑海里逃离了般,消失个无影无踪。我忘记我在校门口送走了几批人,送走了几个大箱子,我只记得最后我选择做了回胆,我不忍再次次的送走自己的同学,自己的好友,草草的了两个行李,然后飞般的逃离了校园,几个大包裹还是室友帮我打包邮寄。我终于不是最后个剩下来的人。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李白在深情厚谊中送走了汪伦;

第六年、第七年、第八年……


从小学到大学,我忘记自己唐诗宋词究竟学了多少,背了多少首送别诗。“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浮子意,落日故人情”……送友人的,送亲朋的,乃至妻子恋人的,遍遍的读,遍遍的背,严格说来,我并不能理解他们的感情,不理解他们为何面对别离如同生离死别般,天下之大,何处不是家,又何处不相逢。故而朗读和除了粗粗领略语言和意境的美感,其余的更多是考试这种功能性的需求。只因我从未真切的感受别离。哪怕是高考毕业,我内心更多的也是对大学的憧憬和,别离这个词太沉重,还不适合我。

毕业后我来到个陌生的地方工作,开始了新的旅程。人生的际遇很奇妙,我居然遇到了好几个异地的姑娘,我们因为共同的原因来到这里,那个时候我们无比欢乐,刚从校园解放出来的我们每天都在刷新自己的爱好,逛街、看电影、吃东西……我们的爱好是如此的致,我早已忘记所谓的人生理想,我无法形容自己有多快乐,我几乎可以向回味美食样留恋这个味道,我以为这种生活会永远,只是快乐永远是短暂的,人生何处不别离,我又次送走了好友。

第年,我最亲爱的室友又要走了,我们是相处时间最多的,朝夕相处,既像姐妹又像朋友。那年大家的人生画卷上都开始被涂上了些颜色,尽管色彩不是那么鲜艳,但是却可能是我们生都难以忘怀的了。这次我们没有喝酒,时间已经我们些东西——成熟和,我们已然明白在未来这条上这是她必然的选择,也是我们必然的经历,谁也无法这个,只能将那涓溪流埋在记忆里。

“劝君更尽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王维在柳色青青中送走了元;

第年,我们再次送走了个小伙伴回到她自己的家乡,我们都知的意义对她是什么,我们也都知道这是对她最好的归宿,只是我们能做的只有无力和不舍。再次,我们喝了酒,唱起了那首《朋友》,不小心,眼眶就红了,我默默的背过脸,狠狠的抹了下自己的眼睛。

第年,我要送走我的最后位室友了,我们在起竟然过了年,从最开始的性格有棱角到最后磨合得亲如家。时间过得太快,不知不觉我只剩下自己了。我开始不敢说话了,因为我知道我眼前的这个好友我大概不久就看不到她了,我得习惯我的身边没有她的日子。我开始勤快无比的看房子,因为我不想在个满是记忆的地方去时刻想起我的朋友。喝酒显然不适合我们了,我们更适合两个人坐在起,说说自己的困惑,谈谈自己的和憧憬。我已经忘记怎么哭了,我也不会轻易的红眼眶了,我只是觉得眼睛有点酸,偶尔嗓子也有点酸。不过我觉得我隐藏的极好,没有人能读出我内心的密码。我甚至也不打算告诉我的老友,她要开始选择条新的道了,她说她也会迷茫,她说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我亦如此,我们大概要成为异上的同人了。

 

“莫愁前己,天下何人不识君”。高适在豪情豁达中送走了董大;

而短暂,我有了钢铁般的友情,有了欢乐的宿舍生活,也有了合拍的同学和密友,不知不觉年的大学生活似乎没有拉开帷幕就了谢幕,我们要毕业了。这绝对不是个轻松的词语,至少时至今日依旧不是。我依稀记得我是毕业的,但是从大那年开始我便直处在心慌状态,这其中固然有部分来自于对未来的茫然,但大部分情况下是我终于开始感觉我们要分开了,我们要散了。班上同学组织吃了散伙饭,其实我真不想听“散伙”这个词,好像我们以后再无相聚的天,好像我们这个班级这个团体就这样散了。

……

这段记忆已经封存在脑海里许久许久,久到我几乎怀疑它的存在。久到我对大学的回忆都停留在前年,最后年于我而言是记忆里不愿提及的片段。我以为这是我人生中唯的次别离,殊不知这只是我人生道经历别离的开始。

分享按钮